欢迎来到百姓彩

民间故事: 恶霸逼死人命求私了, 一年后又反悔, 知县无奈只能妥协

普宁县知县蓝鼎元早上升堂理事时,看到有一个年轻妇人搀扶着一位老太太,远远地跪在县衙内门外,双手捧着一张纸举过头顶。

蓝知县马上命衙役把那两人带到跟前,说道:“若是要告状,就直接到大堂来,不要跪那么远。”

说罢,蓝知县命身旁的书吏把两个妇人手里的状子递过来。

书吏拿过状纸看了看,回答道:“是一张白纸。”

蓝知县笑着说道:“妇道人家不知道诉状程式,白纸也无妨,拿上来吧。”

书吏接着答道:“只有一张白纸,纸上没有字。”

蓝知县继续说道:“拿上来我看。”

接过纸张一看,果然是一张白纸,蓝知县问两名妇人:“若是有冤要申,该找人帮忙写下来,怎么拿来一张白纸?”

只听堂下的老太太说道:“我们娘俩不识字,又没钱,找了代写状子的人,又被李阿梅轰走了,他们都不敢给我代写。”

蓝知县把白纸交给身旁书吏,让他代写,书吏说:“属下不知道情况。”

蓝知县说道:“我来问她,你来写嘛。”

原来告状的这位老太太姓郑,已经八十六岁了,身边年轻的妇人姓刘,是她的儿媳妇。

郑老太太说,他死去的儿子名叫李阿梓,去年十二月初五日被李阿梅逼死。

本来她打算立即报官,可那个李阿梅找到族中的监生李晨、李尚以及族长李童叔等人一起来劝说,答应只要她不去报官,就帮她儿子收埋,并且赔偿屋子给她住,养活她一家老小。

可是只过去了一年,李阿梅就昧着良心反悔了,扒掉了之前赔偿的屋子的椽子和瓦,逼着郑老太太一家搬出去,之前说好的粮食也不给了。

郑老太太一家实在活不下去了,便到县里来告状。

蓝知县听完两人的叙述后说道:“人命关天的事,你们就不应该答应私下和解。去年冬天发生的事,已经过去十个多月了,现在才来告,让我怎么帮你们申冤?”

儿媳刘氏跪着哭诉道:“李阿梅就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,知道如今我丈夫已经死去一年了,就算是去告状,老爷也没办法受理,才敢不守承诺。

我丈夫当时是被李阿梅逼迫服毒的,我们也知道现在才来告,不会有什么结果,只是他毁了我们住的屋子,不给我们粮食,我们实在活不下去了。

我们去找过族长,找过监生老爷,可他们互相推来推去的,就好像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一样。我婆婆年纪这么大了,我儿子还小,请大老爷可怜可怜我们救救我们,不然我们一家老小就没法活了。”

蓝知县问李阿梅的家在哪里,刘氏回答道:“就在昆安寨,离县城不远。”

蓝知县让婆媳俩在一旁稍等,立即差遣衙役将李阿梅拘来对质。

没过多久,李阿梅就被拘到了县衙。

蓝知县询问李阿梅,他却反驳道:“不是这样的,从来就没有这事。我与李阿梓是没出五服的兄弟,去年他不幸染病身亡,我是看他们家上有老下有小,实在可怜,常常周济她们,可是没想到他们却赖上了我。今年受灾严重青黄不接,米像珍珠一样贵,我自己都顾不过来,哪还顾得了他人?”

郑老太太和儿媳听了李阿梅,失声痛哭,再三争辩,李阿梅就是不承认,并且说道:“你两个贪得无厌,我看你们可怜才帮你们,怎么能强求我一直帮你们?我的妻儿现在还吃不上饭,怎么帮你们?”

蓝知县又问起逼死李阿梓,以及监生李晨、李尚做担保与郑老太太一家私了,答应赔偿房屋赡养老人的事,李阿梅都一概否认。

李阿梅辩解道:“这都是没影的事儿,是她们听了讼师的怂恿,想来我这里讹诈些米粮。李晨、李尚以及族长李童叔都可以为我作证。”

这时候,蓝知县也有点怀疑是否确有其事,但看郑老太太和儿媳那面黄肌瘦的样子,不像是那种奸诈讹人的人,而且李阿梅言辞闪烁,眼珠子滴溜溜乱转,不像个实诚人。

蓝知县试探着问道:“好你个大胆的李阿梅,竟敢在我面前巧言令色。我听人三言两语就能看出他心里想的什么,岂是你伶牙俐齿就能瞒骗过去的?

你是不是以为我初到普宁就可以随意欺骗,是不是想试试我的刑法?有罪赶紧如实招来,或许可以从宽发落,若是不说实情,我拘来李晨、李尚、李童叔与你对质,要是等到水落石出,先定你欺瞒之罪,打你四十大板,然后再按律治罪。你好好考虑考虑吧。”

也许是做贼心虚,也许是被蓝知县的威严震慑住了,李阿梅终于承认确有其事。

但是李阿梅仍然辩解道:“阿梓是我堂兄之子,因去年十二月,他向我索要田价,我不依他,他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,服毒诬赖我,家族里的李晨、李尚等人都劝我代为安葬。

我曾给了郑氏十二两银子,又把以前十五两的借据也还给了她,却并没有答应养活她一家老小。”

郑老太太赶忙说道:“原来说好的给我两间屋子住,如今你拆走了椽子和瓦,让我们婆媳俩去哪里住?况且当时在族中长辈面前都说好了的,抚养我家老小一年,现在还差四个月。李阿梅,你这不是昧了良心是什么?”

李阿梅跪在蓝知县面前辩解道:“屋子上的瓦片是被风吹落的,我暂时帮她保存下来,现在就去帮她把屋子盖好,让她婆媳俩接着住。当时说好的每个月给她一石米,到今年腊月以后就不关我的事了。”

蓝知县问郑老太太愿不愿意答应,婆媳俩都点头同意。

蓝知县说道:“李阿梅应当严惩,以儆效尤,姑念你老实交代说出实情,又愿意诚心补过,也不算是顽固不化。我从宽处理,令你修缮房屋,继续供给米粮,免了仗责,你双方和解,可好?”

郑老太太婆媳俩同意判罚,李阿梅也高兴得直磕头。

蓝知县见到李阿梅转过身后,吐了吐舌头,走出了县衙。

这是《鹿洲公案》的第六个故事,原名为“没字词”,也就是空白诉状的意思。

这个案子真相到底如何,双方各执一词,而且过去了几个月,已经不可能再弄清楚了。那么到底是李阿梅以势压人逼死李阿梓,还是李阿梓服毒自杀图谋诬赖呢?

个人比较倾向于前者,因为李阿梅虽然开始不承认是他逼死了李阿梓,但是他后来又说,把借据还给了婆媳俩。既然李阿梓欠了他的钱,怎么可能还跟他要什么田价,可见很可能是他逼债太急,很可能要李阿梓拿田地还债,才被逼服毒自杀的。

对于这一点,蓝鼎元知县不可能不明白,只不过现在证据已经全部灭失,如今的判罚,已经是最有利于郑老太太婆媳俩的了。

郑老太太婆媳俩以后还要在寨子里继续住下去,如果把李阿梅判得重了,以他之前的所作所为,他心里不服的话,肯定会想尽各种恶毒的办法找婆媳俩的麻烦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们。

世间的正义不一定都能得到伸张,有时候为了保护弱势一方,反而要对恶人做出一些妥协。这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,很多时候不得不向不公作出妥协,同时也充满了各种憋屈、无助,以及无可奈何。

posted @ 22-06-21 01:34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友情连接

百姓彩平台,百姓彩官网,百姓彩网址,百姓彩下载,百姓彩app,百姓彩开户,百姓彩投注,百姓彩购彩,百姓彩注册,百姓彩登录,百姓彩邀请码,百姓彩技巧,百姓彩手机版,百姓彩靠谱吗,百姓彩走势图,百姓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百姓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